东莞3年派专业人才127人次赴云南“造血”,助力当地脱贫攻坚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
  • 来源:温州医科大学教务处_华南师范大学教务处_安徽大学教务系统塔里木
阅读模式

在东莞西北方向近1400公里处的乌蒙山区,处处层峦叠嶂,绵山高耸入云,翻山越岭间总是“云里来雾里去”的。也是因为高山的缘故,乌蒙山区交通不便,发展机会少。其中,云南省昭通市是全省乃至全国脱贫攻坚的主战场。

2016年10月第五工作组进驻昭通工作,开启了东莞与昭通扶贫协作的旅程。近3年的历程中,东莞不断往里“输血”。截止今年5月,在人才支援方面,东莞累计派出挂职专业技术人才127人次,短期交流等人才80人次,接收昭通人才到东莞培训351人次。其中,2018年组织东莞干部赴昭通培训365人次。先后派出64名老师、医生、农技等领域专业人才赴昭通挂职帮扶,远赴云南“造血”。

扶贫干部:筑起企业与合作社交流的桥梁

拣果、装果、包装……昭通巧家县的好些妇女,正在就业扶贫车间里忙碌着,精挑细选出一批优质草莓,将其包装生产,运往全国各地销售。东莞市公路事务中心副主任,挂职云南昭通市巧家县县委常委、副县长卢广基告诉记者,要不是跟一大企业做了一次思想碰撞,可能在做着火龙果,而且还会面临滞销的困境。

卢广基说的大企业,就是在东莞凤岗镇的百果园。据了解,东莞石排镇是巧家县的对口帮扶镇街,去年10月卢广基带着巧家县的干部队伍到东莞进行互访,在这次活动上卢广基介绍说,由于当地以传统种植业为主,农户平时有在自己家周围自行种植小面积蔬果,因此计划重点发展蔬果种植,“要因地制宜发展产业。”卢广基说,当时被选果种是火龙果。

但到了百果园那一看之后,便改变了原本的计划。“全国市场哪种水果销量好?哪种水果有发展空间……一一通过大数据展示了出来。”卢广基回忆,那天百果园的老板给他们展示的是最新、最全的蔬果市场动态数据,“分析下来之后,发现种植火龙果出现‘烂市’的几率比较大。”卢广基说,在他们团队介绍的巧家县情况下,结合市场情况,百果园的老板建议种植草莓。

“当时我们分管农业的副县长也是他专门负责产业这一块,他听了之后他感触很深。有了那次的思想碰撞,火花就出来了。”说到这,卢广基言语中有些激动,对那次与企业之间做的思想碰撞产生的结果十分满意。

卢广基介绍草莓和火龙果都是巧家县农户传统种植的蔬果,零散的种植没有形成产业,产值很低。目前,根据市场情况,将草莓种植规模化之后,不仅提高了产值,同时也给当地村民提供了就业岗位。

据了解,巧家县马树社区规划种植草莓6000亩,现已完成土地流转,实现草莓种植2000亩。以每2亩草莓种植需用工1人,每人每年务工收入2万元计算,每年可带动1000人务工,可实现务工收入2000万元,带动全镇650余户群众稳定脱贫,每户可增收2万元。为了实现“输血”到“造血”,经协商,使用了东莞帮扶资金20万元来培训工人。

这种干部之间思想的碰撞、企业与合作社之间的思想碰撞……是卢广基作为扶贫干部一直以来挂在嘴边的“写好人的文章”。“无论是支医、支教,还是扶贫干部,我们过来并不是说帮他们种庄稼、医治病人、上课就行,而是要带一些技术、观念过来,那么思想的碰撞是很关键的。”卢广基说。

支教老师:传递先进教学理念,点燃教育希望

每到信息技术课,近80名学生“一窝蜂”地挤在了电脑科室门口,东莞市黄江中学驻彝良县民族中学老师马伟用“上下班高峰挤地铁”来形容。“因为电脑不够啊,学生要跑着去占位,跑得快上课才有电脑。”马伟说,电脑只有50台左右,但一个班就有70到80个学生,“这边教学硬件太缺乏了,但这同时也反映出学生行为习惯不规范的问题。”马伟说。

为了纠正学生的行为习惯,马伟不仅要求学生从班级到电脑室要列队走,而且还连续半个月跟队,整理课间队伍。“把行为习惯规范起来,学生懂秩序之后,老师也能更好地做好课堂的把控,提高教学质量了。”马伟说。

实际上,诸如教学管理不规范、没有建立系统的教学体制等问题,并不是只有马伟这一位赴云南支教的老师所认为的。“到10月中旬了,却还没有其中考试的安排。”东莞市大岭山新风中学驻威信县第二中学副校长刘国锐在支教期间,发现这边的老师没有集体备课的习惯,教研科研工作也没有正常开展。

“这边的老师不用坐班,这样不利于营造良好的教学氛围。”刘国锐发现,威信县这边的学校对老师的考勤没有严格的规定,经常收到老师请假的信息。“不只是要教学生知识,更要提高老师的意识。”刘国锐现在主要负责培训教师的工作。

为了让培训更有针对性,刘国锐重新安排教研组成员,并且要求大家形成集体备课的习惯,除此之外,还要上公开课,“老教师要上示范课,新教师要上汇报课。”刘国锐认为,这样的话,新老教师之间可以有交流的机会,相互监督与学习。“现在每个老师都要做考勤表登记,对课堂教学情况作反馈。”刘国锐认为强化班级管理也是关键点。

实际上,在这3年的教育扶贫工作当中,东莞除了派出支教老师以外,还组织云南师生走出大山,赴莞学习。“以前我不太爱说话,但是和东莞的同学一起参加义卖活动之后,我也开始愿意跟大家交流了。”王元波是彝良县洛泽河镇毛坪中学初二的学生,今年暑假跟着他们的郭智聪老师到东莞东华小学参观学习,王元波说,这次东莞行令他印象深刻的,除了从来都没有见过城市的高楼大厦、科技馆的机器人以外,还有一名给他送书的义工姐姐,“我要更加努力地学习,将来能像帮助他们的义工姐姐那样,帮助更多的人。”王元波说。

除此之外,2017年到2019年,东莞公办职业学校招收昭通户籍初中毕业生,在东莞就读3年,毕业后推荐当地就业。其中2019年,招录1766名,加上清溪中德教育等一批爱心教育企业招收的,共招录4000名昭通籍学生,其中贫困生3400多人。在东莞就读3年后推荐当地就业。据了解,这一招生规模在东莞对口帮扶的地区中数量最多,也是云南省历年来接受教育帮扶单次招生规模最大。

支医专家:最优眼科团队赴云南,助市民重见光明

“看得见了,给我做手术的医生护士都好得很!”10月24日是73岁的彭天秀和她56岁的女儿做完白内障手术的第二天,她们一起来到鲁甸·东莞眼视光诊疗中心做复查,“我有一年半的时间看不见东西了,现在做完手术没两天就重新看到了。”彭天秀手里握着3、4瓶小支药水,对下一次手术充满了期待。

“这位老奶奶已经是我们接诊做手术的第20批白内障病患者了。”东莞光明眼科医院行政部主任韦淑玲是东莞光明眼科医院,赴云帮扶的成员之一。在彭天秀复诊的那天,是韦淑玲第13次踏足云南鲁甸县,主要负责鲁甸·东莞眼视光诊疗中心运行筹建协调。

韦淑玲介绍,由于地区气候、紫外线辐射强、饮食习惯等原因,昭通市民白内障、黄斑病变、糖尿病视网膜病变、角膜异物等致盲病发生率特别高。“昭通市眼科诊疗整体水平较低,特别是鲁甸县没有专业眼科医生,眼科诊治停留在简单的外伤处理、滴眼药水消炎,眼疾患者得不到有效医治,残疾人群体中眼病患者占有很高比例。”韦淑玲说。

今年3月,鲁甸·东莞眼视光诊疗中心在鲁甸县人民医院正式挂牌成立,东莞光明眼科医院捐赠价值150余万元的眼科设备、东莞莞城企业(广东省国强公益基金会和碧桂园莞深区域“东莞市天林名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”)援助资金100万元、东莞滨海湾新区援助资金30万元,用于眼科建设。

与此同时,光明眼科滚动派出4名眼科医学博士、主任医师驻点鲁甸出诊、手术、带教;接收鲁甸县医院8名眼科医护人员赴莞培训4个月并为其提供食宿,现又增派1名鲁甸县眼科医生赴莞进修一年,为眼科发展培养人才。

目前为止,中心已接诊眼科患者5000余人,完成白内障筛查近1300余例,开展白内障收拾近500台。“这边“下一步计划进社区做眼科健康的科普,提高昭通市民对眼科健康知识的认知。”韦淑玲说。

相关数据:

2016-2017年:推动了昭通市10名干部到东莞挂职;9名教师、6名医生赴昭通挂职支教、支医,促成昭通49名医疗卫生人员、12名校长园长到东莞跟岗培训。

2018年:接收昭通41名干部挂职锻炼,培训昭通党政干部128人次,帮助培训教育、医疗卫生等专业技术人才857人次。组织东莞干部赴昭通培训365人次。先后派出64名老师、医生、农技等领域专业人才赴昭通挂职帮扶。有9名专家被聘为“昭通市特聘专家”。安排东莞14家医院对昭通县(区)11家医院结对。

采写/摄影:南都记者 黄馨莹

猜你喜欢